心头之肉

  心头之肉

  其实,在母亲的心目中,自己的孩子永远是自己的心头之肉。

\

  不怕你笑话,我现在做一切都为了我儿子。只要他媳妇儿和他好好的,要我老两口干啥,我们就干啥!这位50多岁的老婶子喘口气接着说:我一得空就想找你娘唠一唠家常。

  我娘出去了,您先坐一会儿,等等她,片刻回来。我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玩着电脑游戏,侧耳倾听她的叙述:我那儿媳和儿子已经离过一次婚,要不是一年后我儿去把她接回去,现在的好日子也就没了。我常对孙子说:我可不能让你遭了后娘!,孙子奇怪地问:后娘咋地了?,我就说:孩儿啊,你不知道,后娘不把你当作心头肉!

  我礼貌性地回了两句:是啊!夫妻还是原配的好。怎么没听说你儿子离婚的事情?

  说起来话可长了!人家嫌咱家穷,丈母娘挑拨女儿离了婚现在好了,小两口张罗着要盖房子!一说到盖房子,老婶子脸上挂满了笑,露出了不完整的牙齿:我家的三个孩子都在盖新房子,你说我该去帮谁?

  你的两个女儿也要盖房子?我有些关心地问:你肯定还是在乎你的儿子!

  是啊!前些日子我粜了2000元麦子,就是想给儿子盖房子添补点儿可是,现在儿媳说,让我们两口子一起回去你说说,我和他爹还在这里给人家单位看门房,一个月挣的虽不多,可也够了开支了我这要命的儿子吆!老婶子脸上焦急的神态:这可怎么办?为了儿子,我什么都愿意去做!

  不管怎么说,长短不敢扔了眼前的工作,那可是你们维持生活的支柱,回到村子里,眼看着我欲言又止。

  你不知道我儿有多难!就说上次离婚的事情,儿媳与她娘逼着我儿要与我断绝母子关系,我儿骑着摩托车,一路哭嚎着,跑出了30多里的路,来到我这里跟泪人一样,脸上都是尘土。我对儿子说,娘给你写断绝书,只要儿媳跟你好好过!老婶子老泪纵横,哽咽着说:人家丈母娘奇怪地问:让你断绝母子关系,你应该笑才对,哭甚了?少了累赘!我儿委屈地躲着脚说:让断绝了母子关系还要脸上带着笑,这是什么道理,我就说,孩儿啊!你好好的过日子,媳妇说啥就是啥

  我娘这个时候回来了。

  人家等了您老半天了!我埋怨地说。

  有些新鲜菜便宜了,我去买回来,今天晚上改善一下生活!娘高兴地说,并没在意我的话:春季,这菜蔬可贵了,不当家不知柴米贵!

  是啊!都是土豆对付!老婶子缓过劲儿来,对娘说:儿子都是娘的心头肉!你说是吧?

  可不是?娘接口说:就说七几年的时候,我宝贝儿子想吃肉包子,两毛钱一个,我那时给药材公司打临时工,一上午才能挣到两毛钱,那不照样给儿子买?

  我听到这句话,心里头不是个滋味。

  就是,省吃俭用全都为了儿子!老婶子附和着:我来是想让你给个主意,我该帮谁?

  什么事情?娘热情地问。

  就是三个孩子盖房子,我该帮谁去?

  谁也不能帮!娘斩钉截铁地说:你让闺女知道了不闹矛盾?

  可是老婶子又流泪了。

  你就是狠不下心来看来你还是想你的儿子娘安慰地说。

\

  我就说了,娘不能陪你一辈子。我对儿子一直这样说,只要媳妇儿和你好好的,我怎么都成!

  你就把个媳妇儿惯成了那样儿,将来可怎么办!

  

  老婶子回去了,娘在那里发呆。

  还想刚才的事?我试探性地问。

  可不,放在我身上,我肯定要偏心,还是儿子重要!娘若有所思地说。

  我叹了口气,心中嘀咕:重男轻女!

  晚饭做好了,我对娘说:媳妇儿和孩子要来吃饭,刚才打电话的时候,您还未回来,所以现在可能是去他姥姥家了。

  应该让她来吃,这里还有剩饭,我热一热就行了

  望着娘满脸的皱纹,我埋头吃饭,屋子里只剩下电视机的声音。

本文链接:心头之肉

上一篇:心清净了,智慧就来了

下一篇:心律法师:“佛顶尊胜陀罗尼咒”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