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经讲解网
心经讲解网
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
主页/ 佛学问答类编/ 文章正文

去河北柏林禅寺观光 被黑导游坑了

导读:去河北柏林禅寺观光 被黑导游坑了黑导游(左)带游客参观(图片来源:中国消费者报 摄影:冯松龄)黑导游在停车场揽客(图片来源:中国消费者报...
去河北柏林禅寺观光 被黑导游坑了

黑导游(左)带游客参观(图片来源:中国消费者报 摄影:冯松龄)

黑导游在停车场揽客(图片来源:中国消费者报 摄影:冯松龄)

[原标题]去柏林禅寺观光 被黑导游坑了

本应是清净行善之处的寺院,黑导游诈骗活动却十分猖獗。近日,笔者在河北赵县柏林禅寺暗访发现,当地村民假冒导游、居士诈骗游客现象严重。

香贩自称居士

柏林禅寺始建于汉献帝建安年间,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游客及香客众多。 买香吗,5元一袋。 10月4日,笔者来到柏林禅寺,只见寺院门口坐着20多个香贩,手中拿着香在招揽生意。寺院门口贴有 每人仅限带三支香进寺,且均为寺院免费提供 的公告。对此,香贩自有一套说法: 门口三叩首,不带进去也显灵。 香贩告诉笔者,多余的香放到垃圾箱即可。笔者注意到,寺院入口处的5个垃圾箱处遗弃了成堆的未开封的香。

拿了三支香,笔者走进寺院,一位戴着讲解证的尹姓香贩询问笔者是否需要导游,并称自己是居士,可讲解如何朝拜,并讲解佛学知识。在对方出示了皈依证后,笔者同意花费20元请其讲解。 报上你的名字,用左手放香过去。 在参观完第一个殿后,尹女士将笔者带到一个角落,要求笔者购买10元一包的劣质香,并称寺院赠的三支香根本不够用。笔者拒绝后,尹女士变得少言寡语。而其他导游则热情地为买了劣质香的游客讲解着。无奈之下,笔者花10元购买了一包劣质香。 这么点钱还舍不得,来寺院哪有不花钱的。 尹女士说。

摸龙头做事不发愁,摸龙尾做事不后悔。 在一处刻有龙的建筑前,尹女士摇头晃脑地为笔者讲解着其中的玄机。 今天是万佛灯会,所有人都必须点长命灯。 尹女士向笔者推介起了长命灯,价格分别为30元、60元、90元。笔者拒绝了。

接下来的行程中,尹女士又分别以命中有灾需要买灯供奉、保佑事业需要购买护身符等向笔者推介各种产品。解说结束后,在确认了身边没保安后,尹女士收取了笔者50元费用。

黑导游屡禁不止

笔者看到,寺院里, 本寺不设导游 寺院周边有人假冒僧人、居士占卜、算卦骗钱,提醒广大游客香客谨防上当受骗 等标语随处可见,但仍有游客 中招 。

来自湖南的游客王女士一家6口人花费30元请了一位导游。王女士告诉笔者,本想了解一下佛学知识,但是导游解说的都是一些套话,让她很失望。来自北京的刘先生一家三口花费300元购买了导游推荐的长命灯等产品, 听说今天是万佛灯会,这么远来了就花钱买个平安吧 。 万佛灯会只有每年农历二月初二才有。 柏林禅寺的一个僧人告诉笔者,寺院不提供导游服务。 黑导游大都来自当地东门村,该村村民假扮居士骗取游客钱财。 僧人表示,黑导游讲解只是第一步,大部分黑导游会把重头戏放在算命上,比如为游客占卜,说游客命里有灾并承诺帮其消灾,导致游客钱财受损。 寺院雇佣了第三方保安公司,负责院内秩序,但是黑导游大多为本地人,很难监管

。 僧人说, 寺院只能张贴警示标语提醒游客不要受骗。黑导游假冒居士不仅欺骗了消费者,更给寺院真正修行的居士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。 黑导游向游客兜售的都是劣质香,严重污染了寺院环境。 寺院门口的保安表示,扔到门口的未开封已拜过的香,需要由城管和环卫工人来专门处理,浪费了大量人力。

遭遇踢皮球

真正的居士都是行善的,不会收费做这种服务。 石家庄市宗教局工作人员告诉笔者,宗教局只负责寺院和尚的管理工作,没有执法权。治理黑导游还是要找旅游局。

几经周折,笔者以被骗50元的消费者身份,找到赵县旅游局。赵县旅游局办公室负责人告诉笔者,这些黑导游都是东门村的村民,难以监管。 讲解证不是导游证,赵州桥等景区的导游都持有导游证,是通过挂靠旅行社,参加考试获得的。早在2012年的时候,旅游局曾发放过一批类似的证,具体情况有待核实。 工作人员表示,讲解证也不排除存在造假可能。

如果媒体曝光了我们就去干涉一下,一般没有专门执法队去管理这些人。 赵县旅游局工作人员表示,村民所持的不是导游证,笔者应该到城管部门去反映有关问题。

经常来的人都知道那些人是骗子,你可以拒绝他们提供的服务。 赵县柏林广场城管人员表示,城管只负责摆摊的小商贩,其他的管不了,如果是被黑导游骗了,可找公安机关处理。

根据黑导游提供的讲解证,笔者来到发证机构柏林广场管理办公室了解情况。该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,从未发放过讲解证,游客如遇诈骗可报警。

笔者随即拨打电话向当地派出所报警。工作人员得知笔者被骗50元后,表示无能为力。 这种事我们管不了,请咨询其他部门。 工作人员说。笔者追问哪个部门可以解决,对方表示 无可奉告 后挂掉了电话。

你负责那辆奥迪车,后面的大巴归我。 暗访结束,笔者驱车将要离开柏林禅寺,一群黑导游站在寺院入口处的停车场前,一边拦着来往车辆,一边分派将要 下手 的对象。只见不同牌照的车辆络绎不绝,而外地车主们纷纷下车并且询问黑导游解说情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