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行道地经全文(第四卷)

第四卷 修行道地经

地狱品第十九

修行自念。我身将无堕于地狱。曾闻罪人适共相见。则怀嗔恚欲还相害。手爪锋利若如刀刃。自然兵杖矛戟弓箭瓦石也。当相向时刀戟之声若如破铜。兵仗碎坏刀矛交错。若如罗网。罪人见此心怀愁忧。于是颂曰。

是辈诸罪人在地狱相害

意欲得兵仗应心皆获之

刀刃持相害如水罗网动

犹夏日中热刀刃炎如是

或有恐怖不自觉知。又有称怨而怀毒恚。欲相害命以此为乐。遂兴诤斗转相推扑还相伤害。节节解之头颈异处。或刺其身血流如泉。刀刃在体痛岂可言。刀疮之处火从中出。或身摧碎譬如乱风吹落树叶。有卧在地身碎如蔑。须臾之间身复如故。于是颂曰。

挽发相叉蹋展转相牵曳

罪人会共斗苦恼无央数

恐怖更相加当尔时大战

譬若拔丛树相推压如是

尔时罪人须臾平复。凉风四来吹令如故也。守狱之鬼水洒人上。已活且起过恶未尽。故使不死闻狱鬼声即起如故。于是颂曰。

以水洒其身凉风来吹之

尔时狱罪人又闻守鬼言

罪人身坏碎即活而有想

尘劳罪未尽当复受考治

尔时罪人住转复相见即怀嗔恚。口唇战栗眼赤如血。肠胃脱落战斗如故。结怨以来其日固久。身体伤坏。堕地流血。譬如浊泉。身体平复。复从地起。相害如故。于是颂曰。

堕于地狱中勤苦不可言

相害怀大恐宿罪之所致

数数而见害还复活如故

恶意反相向种罪无休息

于此世间人喜造为杀害

在于想地狱受罪如本行

是故同行人久长处罪狱

相夺命无数死复生如故

住世犯罪者堕于想地狱

譬如芭蕉树适坏旋复生

罪人若堕黑绳地狱。彼时狱鬼取诸罪人。排着热铁之地。又持铁绳及执铁锯。火自然出拼直其体。以锯解之从头至足令百千段。譬如木工解诸板材。于是颂曰。

守狱之鬼受王教铁绳拼身以锯解

其锯火然上下彻扑人着地段段解

守鬼又以斧斫其身斤凿并行。譬如木工斫治材木。或令四方而有八角。治罪人身亦复如是。于是颂曰。

守鬼罪人恶行会斧凿斤锯及与绳

劈解罪囚如木工譬如有人新起屋

时狱守鬼。火烧铁绳互槩其身。截肌破体彻骨至髓。胁脊髀胫头颈手脚各令异处。于是颂曰。

考治百种痛在于黑绳狱

皮剥以斧解见斫如起舍

各支解其身血出如流泉

骨肉别异处酷痛叵具言

阎王之守鬼破其身如此

彼过罪未尽脓血流若斯

其有堕在合会地狱。罪垢所致令罪人坐铁钉钉其膝。次复钉之尽遍其体。身碎破坏骨肉皆然。诸节解脱各在异处。其命欲断困不可言。自然有风吹拔诸钉平复如故。更复以钉而钉其身。如是苦恼不可计数百千万岁。于是颂曰。

以无央数百千钉从空中下如云雨

碎其人身若磨面本罪所致遭斯厄

次雨铁椎及复铁杵。黑象大山镇其身上。如捣甘蔗若笮蒲萄。髓脑肪膏血肉不净皆自流出。于是颂曰。

黑象铁杵大石山笮以铁[車*任]碎其身

见地狱鬼皆怀懅破碎其身如甘蔗

以铁[車*任]轮而笮其身如压麻油。置着臼中以杵捣之。于是颂曰。

狱吏无慈仁以铁[車*任]杵臼

困苦于罪人如笮麻油人

尔时罪人遥睹太山。见之怖走入广谷中。欲望自济而不得脱。适入其谷转相谓言。此山多树当止于斯。时各怖散在诸树间。山自然合破碎其身。于是颂曰。

以积众罪殃己之本所造

彼时诸罪人悉入于山谷

适入山谷已彼山自然合

碎罪人身时其声甚悲痛

害牛羊猪鹿飞鸟既无加哀夺人命

在合会狱痛无数危他人身获此恼

又遥见火烧。罪人谓言。此地平博草木青青。譬如琉璃。当往诣彼。尔乃安隐。即行逆火坐树木间。四面火起围绕其身。烧之毒痛[口*睪]哭悲哀。东西南北走欲避此火。辄与相逢不能自救。于是颂曰。

爪发自然长色变烧炙痛

风吹体舌干见狱吏怖懅

无数众罪人为焰之所烧

烟熏火燔之如蛾入灯中

又复遥见铁叶丛树。转相谓言。彼树甚好。青草流泉共行诣彼。无数百千诸犯罪人。悉入树间或坐树下。或有住立或睡卧寐。热风四起吹树动摇。剑叶落堕在其身上。剥皮截肉破骨至髓伤胁胸背截项破头。于是颂曰。

多所依信害众生堕于地狱谓有活

热风四起落铁叶譬入于斗伤如是

尔时铁树间。便有自然乌鹊雕鹫。其口如铁。以肉血为食住人头上。取眼而食破头啖脑。于是颂曰。

彼人前世时依信而害生

以铁落身上解解而断截

乌雕甚可畏四面来击人

住头而脱目发脑而食之

于是铁叶大地狱中。便自然生众狗。正黑或有白者。走来唤吼欲击罪人。罪人悲哭避之而藏。或有四散或怖不动。狗走及之便捉罪人。断头饮血次啖肉髓。于是颂曰。

张口齿正白吼鸣声可畏

吐舌而舐唇强逼伤害人

以刀伤其身鸟兽所食啖

苦毒见恼害坐依信杀生

尔时罪人为狗所啖。乌鸟所害恐怖忙走。更见大道分有八路皆是利刀。意中自谓生草青青。有若干树当往诣彼。行利刀上截其足趺血出流离。于是颂曰。

其人受经律破坏于法桥

见有顺戒者而强教犯戒

逐之入长路刀刃截其足

足下皆伤坏穷极不自在


修行道地经全文(第四卷)


尔时遥见诸刺棘树。高四十里刺长尺六。其刺比致自然火出。罪人心念。彼是好树种种花实。皆共往诣到铁树间。于是颂曰。

遥见铁树叶枝柯甚高远

利刺生皆锯或上或向下

其罪人及见谓为是果树

宿命罪所致殃垢之所犯

尔时有罗刹。颜貌可畏爪发悉长。衣被可恶头上火出。捉持兵仗来挝罪人。敕使上树罪人恐惧。泪出交横悉皆受教。其刺下向皆贯彼身。伤其躯体血出流离。于是颂曰。

体大色如炭粗穬恶目张

狱王使持杖皆挝击此人

前世积罪殃愚喜犯他妻

自言我宿过血流刺伤身

尔时罪人为守鬼所射。箭至如雨啼泣悲哀。呼使来下刺便上向。贯躯如炙复唤使上。罪人叉手皆共求哀。归命恶鬼愿见原赦。于是颂曰。

从刺树上来下已狱王守鬼逆刺害

为箭所射而叉手求哀可愍欲免罪

时狱守鬼闻见求哀。益以嗔怒复重挝刺。更遣使上体悉伤坏啼[口*睪]还上。于是颂曰。

狱王守鬼而挝刺求哀欲脱鬼益怒

时诸刺贯身悉伤敕使还上复如故

彼铁树边有二大釜犹若大山。守鬼即取犯罪之人。着铁釜中汤沸或上或下。譬如人间大釜之中。煮于小豆而沸上下。又于镬汤若千万亿年考治毒痛。于是颂曰。

设得为国长横制于万民

以至地狱界考治百亿年

堕于镬汤中在釜而见煮

以火烧煮之譬若如煮豆

从铁釜脱遥见流河。转相谓言。彼河洋洋。而有威神。水波兴降。众花顺流两边生树。其叶青青荫彼河水。底皆流沙其水清凉。往诣饮水洗浴解疲。两边生棘罪人不察。入彼河水悉是沸灰。于是颂曰。

其人前世害水虫血肉皆落遗骨脑

本谓凉水反沸灰甚深而热沸踊跃

罪人堕在沸灰地狱。发毛爪齿骨肉各流异处。骸体筋缠随流上下。适欲求出。守鬼钩取卧着热地。风起吹之体复如故。狱鬼问曰。卿所从来欲何所凑。罪人答曰。不审去来。计从若干百千亿岁饥不获食。以饥渴故。守鬼取钩。钩开其口。以烧铁团。又以洋铜注其口中。烧罪人咽。腹内五藏悉烂。肠胃便下过去。毒痛甚不可言。过恶未尽故不死也。去河不远有二地狱。一名曰叫唤。二名大叫唤。以铁为城。楼橹百尺埤堄严牢。悉以铁网覆盖其上。罪人相谓。此城大好。共往观之。适入中已。心自念言。已脱恐难无复众恼。欢喜跳[跳-兆+梁]皆称万岁。或面拍地或仰面卧。或睡眠擗破伤面者。四垣从外自然有火。烧诸楼橹埤堄。众网及门悉然。城内皆火。烧罪人身。展转相见。譬如然炬。犹若掣电。亦如散火。焚体毒痛。譬如火箭射象。叫唤苦痛叵言。积百年已东门乃开。时无央数百千罪人。悉走趣门适至便闭。相排堕地如大树崩。转相镇压若如积薪。过恶未尽故令不死。于是颂曰。

至恐怖懅叫唤狱求救护故而到彼

如大积薪以火烧罪人如是相积烧

若斯烧毒痛叫唤走四散

常畏于狱鬼恐怖而怀懅

若受于所寄抵突不肯还

闭在叫唤狱恶罪受毒痛

受无央数之苦酷为火所烧甚困厄

遭无量恼不可言罪人叫唤大叫呼

尔时罪人脱出叫唤狱。次入阿鼻摩诃地狱。守鬼寻即录诸罪人五毒治之。挓其身体如张牛皮。以大铁钉钉其手足及钉人心。拔出其舌百钉钉之。又剥其皮从足至头。于是颂曰。

挓身如牛皮铁钉而钉之

两舌之所致铁钉坏其舌

剥身皮曳地若如师子尾

如是计数之受苦不可量

于是守鬼录取罪人驾以铁车。守鬼御车以勒勒口。左手执御右手持杖。挝之令走东西南北。罪人挽车疲极吐舌。被杖伤身破坏躯体。而皆吐血躃地伤胸。于是颂曰。

罪人驾之以铁车狱鬼驱之令犇走

挝搒其身而吐血如马战斗被矛疮

若无有信轻善人自犯罪恶谓应法

凶罪引之入阿鼻受无央数诸苦毒

阿鼻地狱自然炭火至罪人膝。其火广大无有里数。尔时罪人发于邪念。反从曲道谓是好地。即入火中烧其皮肉及筋血脉。适还举足平复如故。于是颂曰。

时炭火然至于膝既自广长复风吹

罪人行上然烂皮舍正入邪罪如斯

得离此狱。去之不远有沸屎狱。广长无数其底甚深。罪人见之谓是浴池。转相语言彼有浴池。中有青莲五色之华。当共往洗饮水解渴。悉皆入中沉没至底。中有诸虫其口如铁针以肉为食。钻罪人身坏破肌肤。从足钻之乃出头上。眼耳鼻口皆有虫出。本罪未竟故令不死。于是颂曰。

罪果所致受毒痛尔时罪人阿鼻狱

苦痛噭唤而懊恼挓其身体铁钉之

沸屎臭不净广长无数量

恶露皆在彼其底而甚深

犯罪无一善堕此阎王狱

斯诸罪人辈针嘴虫啖之

在炭火狱及阿鼻并一切瑕沸屎中

堕于流河罪所兴宿殃所致故不死

于是有二狱名烧炙烳煮。彼时守鬼取诸罪人段段解之。持着[金*敖]上以火熬之。反覆铁铲以火炙之。于是颂曰。

已到于大苦在烧炙烳煮

罪中殃差者则识本行恶

以刀段段解破坏令无数

用铲烧炙之着[金*敖]上熬之

在烧炙烳煮可恶为瑕恼

无数人见酷如厨作肉羹

设害于贤者投之大火中

其犯戒坏法洪象见蹈践

作人性刚弊常喜害众生

所食无所择生城守狱鬼

修行道者心自念言。吾身将无以此之比。堕八罪狱及十六部。又吾前世无数生来更斯恶道。假令不能究竟圣道。当复入中。譬如有人犯于逆恶。王敕边臣明旦早时矛刺百疮。日中刺百向冥刺百。彼人一日被三百疮。其身皆坏无一完处。体痛苦恼甚不可言。虽有此痛。比地狱恼。百千万亿无数之倍。不可相喻。地狱之痛甚苦如是也。于是颂曰。

自犯众恶牵致斯毒痛见考而可憎

睹此苦恼当谛思常勤精进速成道

其修行者立是学地。当除欢喜坚固其心。若志轻举当自制止。譬如御者将御驰车。于是颂曰。

喻若烧炭火未曾有休息

常遭此苦痛昼夜酷无量

以利诸矛戟见刺百倍痛

计此众恼害不比狱毛痛

其修行者心自念言。吾身今者未脱此患不当欢欣。如是自制不复轻戏。若斯立者。则能专行入于善法。行者尔乃战栗惊恐。夙夜不违其法。于是颂曰。

睹衰耗若斯如树果自伤

且观罪尘劳积之如太山

见是秽浊苦人犯堕恶道

专精在修行弃欢及调戏

观于恶道窈冥苦而佛经法照如日

以厌众患顺讲此依钞经卷除轻慢

劝悦品第二十

承慧得度众道成清为流

其智常饮此服以法甘露

厥水而无尽犹穿漏不断

愿归智慧种道德已具足

其以羸弱者承学意自达

造度定意使立志法禅思

其佛天中天行权善方便

现无量智慧身心归稽首

假使修行发羸弱心。心自念言。我得善利。脱乎八难得闲居自在。吾已逮遇一切智师。而有归命其法无欲众僧具成。吾已梵行种道。而有成者或向道者。众人堕邪我顺正道。余人行反吾从等行。今吾不久为法王子。天上人间难戒德香。不匿其功德得不恼热。尔乃安隐服解脱味。日当饱满获救济安。度于恶路无有恐惧。乘于寂观入八道行。到无恐难趣泥洹城。以是自劝遵奉精勤。于是颂曰。

修行设羸弱常侥遇法利

吾得归世尊正法及众僧

方便欢喜心以劝羸弱意

常专思遵奉是谓为修行

初学及道成人杂如丛树

以离于邪径便立在正路

戒德以为香譬如林树熏

忽然而解脱得道则普现

而从佛生经法树因众要钞如采华

正法须臾有懈怠欲令自勉故说是

本文链接:修行道地经全文(第四卷)

上一篇: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全文

下一篇:在家学佛遭家人反对,应保持什么样的态度?